搜索
 
 
 
 
 


尹后庆:创新公共教育管理模式推进区域教育发展

   2011-09-02 14:14:00


浦东的教育公共服务制度改革,就是借助社会专业化机构提升公共教育服务水平,促进教育均衡发展。
在上世纪90年代浦东开发开放初期,根据城市化程度低、公共服务短缺、区域内发展差异巨大的实际情况,由政府直接承担社会事业发展的规划与建设主体的角色,快速扩大公共服务资源的数量,全力满足因人口急剧增加带来的公共服务需求。这种政府主导和包办的公共教育服务模式在开发初期是必需的和有效的,但是随着开发开放向纵深推进,特别是当大量人口导入使入学压力激增,教育规模迅速扩大使优质教育供给与需求的矛盾凸现,社会各阶层对学校教育的需求呈现日益复杂多元时,政府集学校的举办者、办学者和管理者于一身,这种多重合一的角色在日益复杂的社会变化前显得力不从心,依靠单一权力实行社会管理,既管不了也管不好。摆在浦东教育面前的路只有一条――改革,通过改革公共教育管理模式,实现“小政府,大社会”的构想,推动区域教育事业不断发展。
2005年6月21日,国家批准上海浦东新区进行综合配套改革试点,要求浦东着力转变政府职能。作为综合配套改革试点的重要组成部分,浦东教育肩负着先行先试的使命。浦东在“小政府,大社会”的制度架构下,以建立“公平、普惠、完备、高水平”教育公共服务体系为目标,提出了建立教育公共治理模式的思路并予以推行。
在教育公共治理模式下,政府必须转变职能,重组其与社会、学校的权力关系。政府在平等合作的基础上,把办学权交给学校,使之成为独立的法人实体,以发挥其积极性,强化绩效责任和自我负责的态度。学校作为办学主体,拥有法人主体地位,具有主动发展和自我约束的意识与能力。其中的公办基础教育学校主要运用政府财政投入,从事必需的纯公益性教育服务。社会专业组织(主要指非政府、非企业、非营利专业机构)承接政府委托、购买的具体管理事务,包括管理、评估、咨询指导等各种类型,为学校提供专业服务。
在这一模式下,浦东重点抓了几项工作:一是城乡二元体制并轨,实现区级公共财政对户籍人口的全覆盖,实现从“差异发展”到“均衡发展”的转变;二是创新农民工同住子女义务教育管理,实现从“关注户籍人口”向“关注常住人口”的转变,具体方式是扩大公办学校接收农民工同住子女比例、通过制度设计支持申办民办农民工子女学校、购买学位和委托管理;三是以“管、办、评”联动机制为抓手,实现教育产品提供方式多元化,初步形成“政府宏观管理、学校自主办学、中介优质服务”的教育管理格局。其中委托成功教育管理咨询中心对东沟中学的管理、引入非盈利制度扩大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供给在全国都产生了较大影响。
“委托管理”是在明确政府公共服务职能基础上,以购买服务的方式将具体事务委托给专业性强、公信力高的专业机构,并通过第三方评估机构对办学绩效进行评估,管办既是分离又是联动的机制。委托管理是教育公共服务架构中一项重要的制度创新,它将政府放在与学校管理方平等的一面,以双方约定的契约关系规范双方行为准则,双方都必须按照约定的规则处理彼此之间的关系,政府不再是单方强势角色。
学前教育服务属于公共服务,公共服务的核心是普惠性,必须具有公益性、公平性与非竞争性的特征。因此,必须有非营利的制度设计来保证服务的公共性。浦东制定了对非营利民办教育机构的支持政策,设立了民办教育发展政府专项基金;通过向民办幼儿园购买“学位”等方式,拓展购买优质教育服务(专业服务)的渠道;通过“委托管理”等途径,支持已有教育机构服务质量的提高,从而拓展落实政府公共教育服务责任的渠道。非营利制度的建立,使公共财力得以进入非营利的教育机构弥补办园成本,既为民办幼儿园拓展了发展空间,又降低了老百姓学前教育支出。
浦东的教育公共服务制度改革和实践证明,通过创新政府管理模式和资源配置机制,可以有效提高政府对公共教育的服务水平;培育非政府的教育专业机构,不仅能够活跃市场经济背景下教育资源要素的生长与发展,也能为社会进步提供新的动力源。浦东委托管理的改革经验已经辐射到全市,在全国也产生了较大影响,舆论都予以高度肯定,认为浦东公共教育服务制度改革是在浦东综合配套改革的框架下,推进政府职能转变,借助社会专业化机构提升公共教育服务水平,促进教育均衡发展的体制机制创新,具有重要意义。
 
 
文章附件:

文章作者:
文章出处:解放日报

相关文章:


 
 
 

上海市松江区教育督导 地址:中山中路38号  邮政编码:201600
电话:021-37736348 Email:dds@sjedu.cn 
 上海市松江区教育局 @2011版权所有 沪教Z2-20100035号  沪ICP备05010133号